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碳稅 查看內容

碳邊境稅,德國的環保大棒

2019-11-29 20:41 來源: 顧子明吹過的牛 |作者: 隔壁黃不邪

就在昨天,環保部副部長趙英民在新聞發布會中,表達了我們堅決反對歐盟的提出的“碳邊境調整稅”,“要防止單邊主義,環保主義損害世界經濟增長的前景,進而影響國際社會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的意愿和信心,最終影響全球氣候變化的集體努力和效果”。 “邊境調整稅”是指根據商品的消費地點而不是商品的生產地征收稅款。
例如:如果歐盟某公司將輪胎運到中國用于制造汽車,那么該輪胎公司從其出口的輪胎中獲得的利潤就無需征稅。

但是,如果一家歐盟的汽車公司從中國購買輪胎以用于在歐盟制造的汽車,則該公司在歐盟銷售的汽車(包括輪胎)所賺的錢將被征稅。

另外,該公司不能將進口輪胎的成本作為業務費用扣除。該概念最早由經濟學家艾倫·奧爾巴赫(Alan J. Auerbach)于1997年提出,他認為稅收制度將符合商業目標和國家利益。

也就是說任何在本國銷售商品的公司,無論公司總部或生產設施在哪里,都將受到此稅收政策的影響。

這個稅收政策和碳排放結合在一起,就成了碳邊境調整稅。 也就是只要在歐盟銷售的商品,都要經過歐盟的氣候標準檢測,歐盟發現超標,就要額外交稅。

更直接點說,就是變了形式的提高進口關稅,利用氣候問題建立的單邊的貿易壁壘。

歐盟給出了冠冕堂皇的理由:“邊境調整稅’可以更公平,避免“鉆空子”。

如果所有國家都提高碳排放標準,且以相同的速度降低溫室氣體排放量,就不需要“碳邊境調整稅”。

但如果一個地區獨自承受高額的國內碳排放成本(本國產品的價格較高),而其他國家不采取環保措施,就會極大地刺激該國消費者從尚未征稅的國家購買商品。 我們提出碳邊境調整稅,就可以避免這個風險。

理由看起很正當,但是碳邊境調整稅面臨3個躲不開的問題。

碳邊境調整稅的實質是單邊貿易壁壘,違背了現有的WTO規則。違反《巴黎協定》的一項核心原則,較富裕的國家應承擔更大的減排責任。發達國家由此逃避了更多的責任。由于國際貿易體系不公平,這項稅收實質上是“劫貧濟富”。  為什么會這么著急的提出來呢? 這個政策的提出者,就是今年新上任的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“綠色新政”至關重要的一部分。


馮德萊恩是踩著當代歐洲的“環保綠黨”的呼聲當選歐盟主席的。

作為德國在歐盟的代表,默克爾內閣的重要成員和黨內盟友,馮德萊恩當選之時就確定了一個雄心勃勃的氣候議程。在她上任的頭100天里,她計劃提出一項歐洲綠色協議,其中包括一項立法,要求歐盟在2050年前實現碳中和。為了實現這一目標,她打算提出一項全面的計劃,到2030年將歐盟的碳排放量減少至少50%。

下一周的12月1號,就是她正式就任歐盟主席的日子,而西班牙,馬德里的氣候大會就是她綠色新政的首秀。

因此我們官方,也在會議召開前表示反對。

值得注意的,馮德萊恩最近得到了3000多名美國經濟學家的支持,其中包括27位諾貝爾獎得主、15位美國經濟顧問委員會(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)主席以及4位美聯儲前主席在一份有關碳紅利的聲明中表示支持。


還有很多組織的背書和建議。

比如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和該組織財政事務部主任加斯帕(Vitor Gaspar)曾經在博客上撰文表示,為恪守巴黎氣候協議目標,至2030年,必須使全球碳排放量降低三分之一,為此,應對二氧化碳征收每噸約70美元(62歐元)的排放稅。

拉加德和加斯帕在博客中指出,人們對此越來越有共識,即:為限制化石能源消費及由此而來的二氧化碳排放,征稅是"最行之有效的工具",此外,相關稅收能為實現再生能源轉型提供必要資金。

在全球最大排放國中國,若每噸征收35美元能導致該國二氧化碳排放下降30%。印度和南非亦然。

特別的,在對發展中國家嚴格要求的同時,歐盟主席提出,綠色倡議必須具有“包容性”,包容波蘭等歐盟成員國,這些國家仍仰賴煤炭提供就業、能源和增長。

這種利用氣候政策來左右國際局勢以及牟利,不是第一次了。

20世紀初,油價處于高位,為了減小高油價的影響,歐美國家以推行環保之名大力發展生物燃料策略。

當時的糧食年產量21億噸(2007年數據),而歐美發達國家,每年用1.5億噸糧食(全球糧食產量的5%)制造“環?!钡纳锶剂?。 結果10年前,因為氣候原因,糧食減產,全球糧價突然暴漲,發展中國家遭遇糧食危機,北非和阿拉伯國家因此爆發的“阿拉伯之春“,陷入多年不休的戰火。當然,歐美農民在糧價的不斷上升中樂開了花。

對于當時的“糧食危機“,默克爾把鍋甩給了包括印度及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,認為當地人民不斷改善及提高原有的飲食水平,消耗大量糧食,導致2008年上半年世界糧價飆漲。 另一邊,默克爾堅決否認歐美國家推行氣候政策實施生物燃料策略有問題,否認大量農作物被用于制造生質燃料為價格上升的原因。

后來的世界銀行的一份報告稱,生物燃料對全球糧價上漲的“貢獻率”達70%-75%,相當于將全球3000萬人推向貧困。

默克爾的原話:“如果他們(印度人)突然比從前多吃一頓飯,又如果一億中國人突然開始喝牛奶,當然,我們的奶量必然有所缺減,其他方面(糧食)亦然?!?/div>

作為德國在歐盟的主持人,馮和默克爾的態度一脈相承。

環保必然要搞,糧價上漲的責任是發展中國家,氣候惡化的責任,也是發展中國家,這個鍋,發展中國家一定要背好。

馮德萊恩作為德國基民盟的一員,農民是他們的基本盤。

德國農民在享受到10年前的價格暴漲的便利之后,現在又也遇到了環保壓力,競爭力不夠的問題,為此還舉行了進軍柏林。


不止農民,德國本土的產業都最近發展都遇到了頹勢。 對于德國,故技重施,利用環保政策,來抬高全球價格,削弱發展中國家的競爭力,成為了必然的選擇。 接下來的馬德里氣候大會,歐盟提出了這么激進的政策,整個會議的前途渺茫。 未來的經濟發展局勢,又多了一縷烏云。 

最新評論

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
返回頂部
gg516棋牌游戏下载 金牛配资官网 上海时时乐电脑版开走势图 股票涨跌的依据和原因 内蒙古11选五一定牛 宁夏11选五开奖号 米管家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杀号专家 东方6+1开奖视频 一分快三网络彩票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官网